体球网即时比分,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体球网即时比分-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让《骆驼祥子》放声歌唱 为中国歌剧树碑立传
来源: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4-07-15   

 

第一场瞧这车”  韩蓬饰演祥子

 第四场结婚”  孙秀苇饰演虎妞

 第四场父女反目”  田浩江饰演刘四爷

 第五场庙会”  祥子与虎妞

第六场虎妞与小福子” 宋元明饰演小福子

黑  妹
    就在上月末,国家大剧院再次成为焦点。在过去几年中,这里曾经成就了无数个属于歌剧的璀璨之夜。如今,这里再次因为一部大戏而沸腾,这部戏就是国家大剧院历时3年倾力打造的原创歌剧《骆驼祥子》。作为歌剧的《骆驼祥子》既彰显出西洋大歌剧的质地和气派,又镶嵌着中国故事的意韵与风度。色彩浓烈、气势恢弘、张力四射的音乐成为了全剧最炫的底色。如何把老舍作品搬上歌剧舞台在2014年6月25日之前一直是业内人士内心的疑问。然而之后,伴随首演盛事,所有的疑虑化为欣慰,所有祈盼化为感佩!国家大剧院用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回复了所有人心中的问号。这是老舍的魅力、歌剧的魅力,这是郭文景的实力,这是国家大剧院的胜利。
    汲取现代文学营养 拓展当代歌剧题材
    78年前,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如一束强光照亮文坛,此后被广译成30余种语言文字,历经数次艺术改编,在中外读者和观众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即使如此,恐怕也没人能料到,有朝一日,《骆驼祥子》会来一次歌剧“转身”,骆驼祥子将展开歌喉深情咏唱。
    这大胆的想法来自国家大剧院。2011年,作曲家郭文景接到了国家大剧院抛出的橄榄枝,受邀创作一部歌剧。当国家大剧院提出要改编老舍的《骆驼祥子》时,郭文景先是为之震惊,闭门思量数日后豁然开朗:“这真是个难得的好题儿!”
    以对个体命运的深刻表现而著称的《骆驼祥子》有性格、有冲突、有深度、有质感。郭文景始终觉得,歌剧的交响性与抒情性,是任何艺术形式都无法比拟的,那些重度撞击灵魂与情感的题材最宜以歌剧表现,《骆驼祥子》无疑是这样一部大悲剧——它讲述了梦想的幻灭与生命的沉沦。
    回顾西方歌剧史,正是拜莎士比亚、博马舍、小仲马、莫里哀、普希金等一批伟大的文学戏剧大师所赐,无数不朽的歌剧作品才得以成就,观众也才能在斑斓的歌剧舞台上欣赏到像《麦克白》、《费加罗的婚礼》、《茶花女》、《唐璜》、《奥涅金》这样的歌剧杰作。此次,国家大剧院将目光对准了老舍,对准了具有极高影响力的中国现代文学经典,不啻为一种大胆的尝试。
    实际上,即使在西方,400年歌剧史虽然留下了琳琅满目的经典剧目,但歌剧的选材问题仍然是当代歌剧创作所面临的一道难题。就像芭蕾不能永远“泡”在《天鹅湖》里一样,歌剧同样不能抱着普契尼与威尔第不放。寻找全新题材,打造当代作品,歌剧才不会沦为博物馆艺术,歌剧才能拥有未来。关于这一点,西方歌剧文化发达的国家早就有意识地力图突破经典的重围:莎士比亚名作《暴风雨》曾被英国著名作曲家托马斯?阿迪斯推上歌剧舞台,一举成为当代歌剧的代表力作;戏剧大师田纳西?威廉姆斯的经典剧作《欲望号街车》同样被改编为歌剧,由享誉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弗莱明担纲主角;红遍全球的作家史蒂芬?金的畅销小说《德洛丽斯?克莱伯恩》2013年底也被美国旧金山歌剧院制作为风格独特的歌剧,并收获不俗反响;更有大胆如纽约市歌剧院者则将近些年炙手可热的小说《断背山》打造成全新的歌剧版本。
    英雄所见略同,国家大剧院与国际歌剧制作的潮流可谓步调一致,他们不满足于重排西方歌剧经典,更致力于打造民族原创精品。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认为,从经典文学中汲取营养,发掘其丰厚的美学价值,能够让经典得以传承与弘扬;同时借脍炙人口的本土文学题材,普及推广歌剧艺术,让歌剧这一西方艺术的舶来品在中国落地开花,《骆驼祥子》可谓一箭双雕。
    纵观国家大剧院迄今推出的一系列原创歌剧,从以历史素材为蓝本的歌剧《西施》,到借力古典戏剧名篇的《赵氏孤儿》;从充满现实主义情感力量的《山村女教师》,到彰显现代经典文学魅力的《骆驼祥子》;以及今年末即将面世、取材自经典影视题材的《冰山上的来客》,可以明显看出:国家大剧院一直在寻找和丰富着歌剧创作的新题材、新样式,为中国歌剧发展探索着更多的可能性。
    吸引华人艺术家“回流” 彰显国家文化向心力
    1994年,郭文景受荷兰艺术节委约,创作了他艺术生涯中的第一部歌剧《狂人日记》,从此一发而不可收,郭氏歌剧作品《夜宴》、《凤仪亭》、《李白》等相继面世。遗憾的是,所有这些有着中国故事内核与中国文化气质的歌剧作品全部由欧洲艺术机构委约,首演地也远离中国。收获着来自海外的掌声与喝彩,郭文景的心中却有着深深的遗憾。“我从心底渴望为中国观众写一部歌剧,从1994年到2014年,整整20年,这期间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能够与国内的乐团、艺术机构或者艺术节进行合作,但最终没能如愿。《骆驼祥子》是我第一部中国委约、中国首演的歌剧,国家大剧院让我圆了一个梦。”郭文景心怀万般感慨。
    事实上,国家大剧院圆的不仅仅是郭文景一个人的梦。伴随着国家大剧院歌剧事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近年来选择回国发展。国家大剧院歌剧总监、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吕嘉如此,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张立萍,男低音歌唱家李晓良、田浩江也是如此。都说爱国之心人皆有之,但对于扎根西洋歌剧领域的中国音乐家来说,如果没有高水准的演出制作平台,回国做歌剧便只是一个梦想。
    女高音歌唱家和慧旅居欧洲十余载,活跃于欧美一线歌剧舞台,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等都曾回荡着她惊艳的声音。2012年,和慧首次回归祖国演出歌剧,登上的正是国家大剧院的舞台,由她主演的国家大剧院版《假面舞会》获得各方空前的关注与好评。和慧感慨地说:“当年我去欧洲时,国内还没有一座能常年演歌剧的剧院,十几年过去了,变化翻天覆地,是国家大剧院让我的声音回到了祖国!”
    去年与多明戈大师在歌剧《纳布科》中进行完美合作的中国男低音李晓良则是另一个“海归”。同和慧一样,李晓良也是少数几位在欧洲一流歌剧院站稳脚跟的中国歌唱家,还是首位与柏林爱乐乐团合作的华人歌唱家。2013年,为了出演国家大剧院全新制作的歌剧《纳布科》,李晓良推掉已经签约的两场演出,毅然回国,他诚恳地表示:完全没有想到中国的歌剧事业发展如此迅速!
    他们的回归并非偶然。旺盛的艺术创作生产使得国家大剧院正在呈现出越来越强的“艺术磁场效应”。《骆驼祥子》中刘四爷的扮演者田浩江这样感慨道:“我原以为唱歌剧是单行道,一定要到西方去,现在看来是双行道。国家大剧院这些年来在推动中国歌剧发展上的扎实努力,为新一代歌唱家提供了一个国际化的展示平台。”
    生产体系注入内生动力 产业链条生发集群效应
    2011年底筹划酝酿,2014年6月正式公演,歌剧《骆驼祥子》三年磨一剑,一鸣惊人。祥子、虎妞、二强子、刘四爷……老舍笔下这些鲜明的面孔走出了书页,活生生立在歌剧舞台之上。谈何容易啊,何况,歌剧又是所有舞台艺术门类里最综合、最庞大、最复杂的高难选项!人们不禁要问,国家大剧院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从组建实力雄厚的主创班底,到艰苦卓绝的一度创作;从遴选优秀的演员角色到制作繁复的布景服装;从音乐连排、技术合成到实战彩排、全球首演……《骆驼祥子》一开始就进入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歌剧生产的“大车间”,经过专业流水线的层层锻造,完成了庞大生产系统的层层打磨,最终拉开大幕,奉献精彩。心想事成的作曲家郭文景不禁慨叹:“国家大剧院让我看到了中国歌剧专业化水准的最高水平,这20年,等得值!”
    这背后所依托的,是一套极为完备的艺术生产与制作体系。院长陈平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作为世界剧院之林的后起之秀,国家大剧院只有健全自身的歌剧制作体系,才能保证蓬勃旺盛的艺术创造力;才能真正做到以我为主,不看别人脸色;也才能有底气站在世界歌剧发展前沿,与那些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西方大牌剧院平等对话。
    自运营以来,国家大剧院一刻也没有迟疑,短短几年间,就参考欧美一流剧院体制,成立了专门的剧目制作部,组建了自己麾下的管弦乐团与合唱团。如今,国家大剧院已拥有40余人的歌剧制作团队,160余人的舞美团队,100余人的管弦乐团,90余人的合唱团,并特邀歌剧艺术总监、歌剧顾问为艺术生产保驾护航。国家大剧院副院长邓一江将这一庞大的生产体系概括为“包含制作、主创、主演、小角色、舞美、合唱、乐团、排演团队八大核心板块;覆盖创作、排演、制作、艺术普及、票务销售、品牌宣传的全产业链条,各板块层层配套,全链条环环相接,为国家大剧院的歌剧事业注入了强大的内生动力”。更重要的是,一条歌剧产业化的通途已初现端倪,国家大剧院是这条通途的筑路者。
    拥有了科学自主的艺术生产体系,国家大剧院的歌剧产量自然展现出令世界同行刮目相看的“井喷现象”,建立矿藏丰富的“剧库”也才不是幻想和空谈。在院长陈平看来,衡量一个剧院实力的硬指标很大程度取决于其自制剧目的储备量,没有院藏作品的剧院缺乏强大的核心竞争力。过去6年间,国家大剧院早已展现出它作为行业领跑者的超凡姿态:出品制作各类剧目39部,其中涵盖西方经典歌剧24部,中国原创歌剧5部,剧目积累与日俱增。可以预见,作为“后来者”的国家大剧院,终有一天将与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这些“百年老店”并排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正如《纽约时报》4年前就曾发出的预言:“中国国家大剧院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西方歌剧在中国进入了繁荣时代。”
    制作水准比肩国际一流 艺术品质擦亮金字招牌
    歌剧《骆驼祥子》问世之前,多少人对此质疑、观望,但国家大剧院这次又打了一场结结实实的“漂亮仗”。无论观众与媒体、业内与业外,都为该剧慷慨亮出了高分,肯定与褒赞更如雪片般纷至沓来。专家们普遍认为,全剧恢弘澎湃的音乐将声乐的器乐化、器乐的戏剧化展现得淋漓尽致;与此同时,老舍笔下的市井众生再度延续了极其鲜活的生命;流动感十足的舞台则带来充满中国意韵的视觉印象。歌剧《骆驼祥子》全方位展示出国家大剧院的艺术水准,标志着国家大剧院制作纯粹的“含金量”。
    确实,对于只有6年历史的国家大剧院来说,最引以为傲的莫过于打造出一批又一批歌剧精品力作,其艺术品质不断升级,让国人充分领略到歌剧艺术的综合魅力,也一次次验证了国家大剧院比肩世界顶级制作水平的实力与雄心。
    制作搭台,大师唱戏,普拉西多?多明戈的《纳布科》,里奥?努奇的《弄臣》,弗朗切斯卡?梅里的《爱之甘醇》,和慧的《假面舞会》、《游吟诗人》,正是这些闪光的名字、瑰丽的嗓音,让观众在国家大剧院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国际知名导演们也赋予了“国家大剧院制作”以超乎想象的优雅品质。还记得强卡洛?德?莫纳科那令人拍案叫绝的《托斯卡》么?还记得弗朗切斯卡?赞贝罗那充满无限想象力的《霍夫曼的故事》么?还记得乌戈?德?安纳那天马行空的《游吟诗人》么?这些导演艺术家的倾心之作,让“国家大剧院制作”焕放光芒与生机。
    歌剧同样也是指挥的艺术,国家大剧院歌剧总监吕嘉是最优秀的华裔歌剧指挥家之一,年富力强、经验丰富;而洛林?马泽尔、瓦列里?捷杰耶夫、丹尼尔?欧伦这些响当当的殿堂级大家也不时坐镇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乐池。在他们魔法师一般神奇的训练与调教下,年轻的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与合唱团日渐成熟、日臻完美,呈现出强劲的后发优势与蓬勃的艺术潜力。
    这一切,恰好在歌剧《骆驼祥子》中得到最大化的体现。作曲家郭文景那荡气回肠的音乐,编剧徐瑛对老舍原作的深度映照,导演易立明不落俗套的舞台手法,指挥张国勇带领乐团与合唱团的出色发挥,韩蓬、孙秀苇、田浩江、孙砾、宋元明等一众艺术家的精彩演绎……所有这些“艺术声部”共同唱出了“最美和声”,打出了奇妙的“组合拳”,让歌剧《骆驼祥子》成为同名舞台艺术作品中当之无愧的杰作,成为中国歌剧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骆驼祥子》的成功再一次昭示着一个事实:“国家大剧院制作”正在被塑造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金字招牌。
    讲好中国故事 传播中国声音
    歌剧《骆驼祥子》首演面世,面对的不仅是中国观众的检阅,还迎来了一批参加国家大剧院歌剧高峰论坛的行业精英——来自全球14个国家、34家著名艺术机构的代表。6月25日,意大利都灵皇家歌剧院院长威哥纳诺、奥地利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总监魏道尔、美国洛杉矶歌剧院院长凯尔奇等人与2000余位中国观众一道,见证了《骆驼祥子》的“处女秀”。英国《金融时报》及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多家歌剧专业杂志的资深媒体人也远涉重洋,专程为《骆驼祥子》来到北京。
    在西洋歌剧的“身体”里,装着中国的故事内核与中国的民族魂魄,这就是歌剧《骆驼祥子》的本色。面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骆驼祥子》也许是最好的范例。作为世界艺术皇冠上的明珠,歌剧是无国界的。用歌剧的语言重塑中国的经典,从而实现中国与世界在艺术领域的融通对话,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做法,这一做法也得到国际同行的慷慨认同。西班牙《歌剧》杂志主编费尔南迪尼奥看过全剧后表示:“以往西方人对中国的印象大都源自‘中国制造’的商品,对中国文化缺少必要的感知和了解,《骆驼祥子》将民族文化融入西洋歌剧中,是增进这种了解的很好的方式与途径。”意大利佛罗伦萨市立歌剧院院长阿尔贝托?特力奥拉也表示:“国家大剧院通过西洋歌剧的形式表现中国故事,将中西方艺术有机结合在一起,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文化共鸣。”在西方世界拥有极大影响力的英国《金融时报》更是给该剧打出了“四星”高分,同时称这是“一部期待良久、制作精美的艺术作品”。
    当今时代,早已不是强调东西文化差异的时代,而是注重各种文化相互影响,同时大力提升民族文化影响力的时代。如何面向世界阐述中国文化与中国气象?国家大剧院一直试图以歌剧的方式对中国元素进行精彩展现与深刻诠释,即让中国之美,世界看见;让中国声音,世界听见。
    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一直认为,要想让“中国原创”及“中国制作”行销世界,不仅得有过硬的拳头产品,更需要打造专业化的平台和开放式的渠道。国家大剧院利用每年一度的国际歌剧高峰论坛,邀请世界歌剧界的“掌门人”一同观看最新出炉的歌剧新制作,早已不是新鲜事,其良苦用心不言自明,正是希冀将中国文化精品向全球范围做集群式的推广和展示。
    另一方面,国际巡演的“快车道”也在让国家“大剧院制作”逐渐积累知名度与美誉度,树立起独树一帜的国际影响力。2011年,国家大剧院版歌剧《图兰朵》首度走出国门,亮相韩国首尔;2012年,原创京剧《赤壁》漂洋过海,完成了盛大的欧洲巡演。据国家大剧院官方消息,新鲜出炉的歌剧《骆驼祥子》将在明年9月走进“歌剧的故乡”意大利,让国际艺术界更加清晰地看到:新兴的歌剧市场正在东方崛起;也再次向世界展示中国国家大剧院蓬勃的艺术生机和坚定的文化自信。为了打一场歌剧的“世界联赛”,国家大剧院正在苦练“中国功夫”。
    歌剧市场迎来暖春 艺术滴灌润物有声
    《骆驼祥子》舞台之上精彩连连,舞台之下同样充满故事。6月25日首演当天,来自山西太原大学的教师曹兴亮乘坐10多个小时火车,风尘仆仆赶到北京,只为能看上这版歌剧的“祥子”。作为国家大剧院“歌剧爱好者沙龙”的一员,曹兴亮一直是国家大剧院的铁杆粉丝,每逢有精彩的歌剧大戏上演,总会第一时间订票,不辞辛劳赶赴艺术之约。从2010年到如今,曹兴亮已经在国家大剧院参与了数十次的歌剧普及活动。
    《骆驼祥子》首度揭开面纱就迎来开门红,上座近乎满员。观众中除了很多像曹兴亮这样的歌剧发烧友,还有许许多多普通市民和青年学生。这在一座并无歌剧传统与歌剧根基的城市,不啻为一种奇迹。曾几何时,歌剧是北京演出市场上的“稀罕物”,一年等一剧、几年等一剧的情形甚为常见。然而伴随着国家大剧院的努力,歌剧市场的冷清被悄然打破,北京的歌剧舞台迎来了暖春!为了降低歌剧艺术的门槛,让更多老百姓走进剧院看歌剧,国家大剧院按照“保本微利、确保公益”的原则制定票价,严控自制剧目成本,院藏剧目更是在常演常新中降低了成本,坚持推行低票价。
    国家大剧院将歌剧艺术普及做成了常态,做出了特色。公益讲座、专题展览、大师见面会、发烧友沙龙……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活动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把观众聚拢起来,一步步夯实着歌剧市场的基础。每年上百场的“歌剧出剧院”活动让歌剧走下“神坛”,走进学校、公司、社区,真正与城市中的人们发生了化学反应。此外,国家大剧院还与全市大中小学实现“大手拉小手”,建立了近200所“歌剧基地校”。更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行业领头羊的国家大剧院,今年还在数字传播领域成为勇于“吃螃蟹”的挑战者,推出《图兰朵》、《假面舞会》、《纳布科》等一系列高清西洋歌剧电影,为歌剧艺术的现代化推广开辟出新的途径。
    就连国外同行都惊讶于国家大剧院拥有比西方更多的年轻歌剧观众,这背后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艺术滴灌与艺术守望。著名作曲家谭盾的一段话也许最能说明问题:“做歌剧就像是煲汤,国家大剧院这些年正像是在煲一道歌剧的功夫汤,让人们看到了中国歌剧的曙光。”
    一部《骆驼祥子》见证了国家大剧院旷日持久的歌剧之梦,而院长陈平也不无自信地列出了未来国家大剧院的“梦想清单”:2016年底,制作歌剧将达到50部、年上演歌剧150场;2022年底,制作歌剧将达到100部、年上演歌剧200场。可以想见,梦想将更加密集地照进现实,国家大剧院将如同一艘巨轮,载着中国歌剧乘风破浪——中国歌剧,一切皆有可能。
    源自:中国文化报

 

版权所有 © 体球网即时比分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